av里的油

av里的油

清升浊降,痰饮何由而生?而证兼下脱者,赭石又不宜用,为不用赭石,所以不敢用人参。

吐泻不已,其毒可由肠胃而入心,更由心而上窜于脑,致脑髓神经与心俱病。中之轻者,犹可迟延岁月,中之重者,治不如法,危在翘足间也。

又当恼怒之余,初患赤痢,滞下无度。冬日畏寒,共处一小室中,炽其煤火,复严其户牖。

升麻、柴胡、桔梗,虽能升气,实与不纳气之证有碍,用之恐其证仍反复。更他医以为外感,投以小剂青龙汤喘益甚。

 用芍药者,所以防干姜之热力入肝也。 痰饮既生,日积月累,郁满上焦则作闷,渍满肺窍则作喘,阻遏心肺阳气,不能四布则作热。

其防风、桂枝之分量特轻者,诚以此方原为预防中风而设,故不欲盖《神农本草经》原谓黄主大风,方中重用黄一两,又有他药以为之佐使,宜其风证皆可治也。此方愚用之屡次,审知其非寒痰杜塞,皆可随手奏效。

Leave a Reply